我们审查通过了第二批54幅作品

2020-05-05 21:21

刚才,我们审查通过了第二批54幅作品,这标志着第一个百幅唐卡工程——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百幅唐卡工程”的创作任务基本完成,百幅“新唐卡”作品基本收官。各位专家分别作了发言,一致对百幅“新唐卡”作品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认为这些作品“耳目一新”、“超出想象”、“很受震撼”,认为百幅唐卡工程“考试通过”,“是一个重大突破”,“把似乎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现实”,“在出作品和出人才两方面实现了大丰收”,“用实践检验了西藏作为正根正源发祥地和全国唐卡艺术中心的地位”。

(责任编辑:西西)

第一,实施如此大规模的唐卡集体创作工程是西藏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我们的“百幅唐卡工程”创作计划包括三个百幅:一个是以反映西藏作为“世界屋脊”、“世界第三极”和“世界唯一一块净土”所独具的标志性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为内容的“大美西藏”百幅唐卡;一个是以反映西藏作为藏民族文化正根正源发祥地、西藏自古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及中央对西藏有效管辖、藏汉民族团结及共同反抗外来侵略历史故事为内容的“西藏历史文化”百幅唐卡;一个是以西藏革命、建设和改革、发展中的重大历史事件、历史场景、历史人物和历史变迁为内容的“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百幅唐卡。如此全景式、大跨度反映西藏全貌、内容广泛、规模巨大的主题唐卡创作工程,毫无疑问在西藏历史上是第一次,在唐卡艺术创作史上也是第一次。参加第一个以“西藏和平解放60年”为主题百幅唐卡创作的有70多位全国顶级唐卡画家,其中还包括青海、四川、甘肃、云南等四个藏区省的19位有代表性的唐卡画家。举全西藏美术家之力集体创作完成的第一套百幅唐卡,已然在数量规模上、艺术水平上都超过了西藏以往任何一次唐卡创作活动。可以想见,全面系统反映西藏特质的三个百幅唐卡全部完成后,无疑更加蔚为大观,必将以其无可比拟的规模气势、史无前例的艺术创造载入史册。毫无疑问,实施和完成这样一项浩大的唐卡艺术创作工程在旧西藏是无法想象的,也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这是以陈全国书记为班长的自治区党委、政府英明决策、强力推动的结果,是新时代西藏绘画艺术家集体智慧的结晶。实践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新西藏才能成就这样一项多少代唐卡艺术家连想都不敢想的伟大事业。

此时此刻,我们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百幅唐卡工程”、我们大家所做的工作将写在西藏的历史上,写在中华民族特色文化传承发展的历史上。她向世人表明:我们的唐卡艺术创新取得了成功,我们所期望的体现藏民族优秀传统艺术精华和社会主义新西藏时代发展精神的“新唐卡”诞生了,我们创造了一种全新形态的唐卡,把唐卡艺术推向了一个崭新的阶段,我们创造了历史!这是唐卡艺术一千多年发展史上的一次巨大跃进,是藏民族特色文化传承保护与创新发展的一次成功尝试。唐卡艺术从此将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现代美术殿堂之林,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西藏唐卡艺术从此开启了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走向现代化、走向未来的伟大进程,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潜力和光辉灿烂的前景。

应该说,在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的情况下,由于我们大家艰苦卓越的辛勤劳动,我们的百幅唐卡创作工程从理念变成了现实,从创意变成了实实在在的高水平的作品,从播种到结出了丰硕的果实,这样一个成绩实属来之不易。我们只用了一年多一点时间,如期完成了一项史无前例的“新唐卡”艺术创新工程,这是一项伟大的历史创举。

第二,百幅唐卡创作工程创造了以人本主义、现实主义为主要特征的唐卡艺术新形态。在旧西藏,宗教处于万流归宗的地位,一切科学、哲学、文化、艺术、教育等等均服从和服务于宗教,都是宗教的奴婢。唐卡艺术千百年来也一直以宗教题材为主,除了极少数涉及藏医藏药和天文历算外,绝大多数画的是神、神的世界,主要用于美化神、神性和神道,体现的是神本主义和崇尚来世的宗教精神。和平解放后,西藏出现过零星的现实题材的唐卡创作,但总体上唐卡仍以表现神本主义为主这一点没有根本改变。“百幅唐卡工程”是自治区党委、政府着眼于推动唐卡艺术现代化,在历史上第一次有计划组织实施的大规模文化创新工程,体现了党委、政府强烈的文化自觉。此次完成的“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百幅唐卡作品,是西藏历史上第一批真正以人民为中心、以现实世界为内容创作的新型唐卡,我们把这批新形态的唐卡作品叫做“新唐卡”。“新唐卡”新就新在它在西藏历史上破天荒第一次以现代革命历史和普通老百姓的现实生活为主题进行了成功的创作和表现,用人本主义代替了神本主义,用现实主义代替了来世主义,为唐卡艺术注入了时代精神,实现了传统唐卡艺术的与时俱进,是对西藏传统文化精神的一次深刻变革。正如刚才熊永松教授所说的,“用传统唐卡绘画语言讲述现代新生活故事,必将对唐卡艺术发展产生革命性的影响”。我希望文化艺术界的同志们以唐卡艺术的革新为起点,共同努力,推动西藏整个传统文化精神实现以人本代替神本、以崇尚现世生活代替崇尚来世生活、以科学理性文明的生活理念代替愚昧落后迷信的生活理念的转变。从这个意义说,我希望“新唐卡”不仅对传统唐卡而且对整个西藏传统文化,能够起到类似于新文化运动对整个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文艺复兴对欧洲中世纪文化那样一种变革作用。

第三,百幅唐卡工程标志着唐卡实现了由传统工艺美术向现代绘画艺术的转变。传统的唐卡是藏民族特有的一门绘画艺术,千百年来留下了为数众多的唐卡精品,但是,由于唐卡的内容和用途均以宗教为主,而且作品一直是不署名的,所以,真正有名有姓的唐卡画师为数不多,唐卡作品大多属于传统工艺美术作品的范畴,唐卡画师也基本属于民间艺人的范畴。此次百幅唐卡工程从一开始就要求按照现代绘画艺术的标准组织创作,实行作品署名制度,力争打造出一批传世的现代绘画艺术精品、推出一批高水平的现代绘画艺术名家。现在可以说,这一目的基本达到了。正如刚才余友心老师所说的,“百幅唐卡工程是一座大学校”,“通过这个工程,我们不仅推出了艺术精品,而且发现了一批高水平的民间唐卡画师,培养造就了一批现代绘画艺术人才”。李知宝、熊永松两位老师也说,“此次百幅唐卡的创作意义重大,使传统的唐卡艺术进入了现代艺术殿堂”,“是唐卡由传统工艺美术向现代绘画艺术转变的标志”。